您的位置 : LOL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更新时间:2019-10-28 17:26:43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连载中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风雨各一程分类:武侠主角:易天甄若兰

主角是易天甄若兰的小说是《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本小说的作者是风雨各一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情缘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北宋末年,杨家将西征西夏全军覆没,仅有浑天侯穆桂英孙媳等三人逃脱并生下一双遗腹子取名易天、字山河,易地,字江山,两人在生母及其侍女分别带领下遁入江湖,成长为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角色。在对外战争对内倾扎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说沧州铁狮子名声在外的话,那么铁佛寺的铁佛更是不遑多让。论重量不仅比那只耀武扬威的狮子毫不逊色、甚至还超过了他,论年龄也就比铁狮子铸成的时间晚了那么区区二十年。

最关键的是,这铁佛的由来可就比那只狮子的诞生浪漫和漂亮多了。

据说这个重达48吨的大家伙并非当地特产,原来寄居香河县金鸡寺。关键是他竟然是从水上自己飘来的。一个如此重的庞然大物自己飘了过来,本身就是神奇中的神奇了不说,偏偏他走到东光这个地界就怎么也不肯再前进一步了。按照那些善男信女的说法,这可是菩萨自己选的地方,东光寺也就应运而生。

说来说去无非是说东光是个人杰地灵之地,连菩萨都认可的地方哪还能差了?

还有更神秘的呢!据说当这个生铁铸成的的庞然大物沿着大运河飘到东光地界的时候,以古代的技术条件,很多人想尽一切办法想把他搬到附近的寺庙里去,但实在是太重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正当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突然河上漂来了一个小和尚,二话没说把这个大铁家伙背起来就走,一直送到了东光寺、也就是现在的铁佛寺了。

一切都是这样匪夷所思、令人瞠目结舌。有多少演绎成份、又或者确实是真实情况与否,只有天知、地知和他们自己知道了。毕竟哪可是个足有四十八吨重的庞然大物,人力岂能轻易搬得动?最后,自然也只有归结于某种神秘的力量了。

有了这些神而有神故事和传说,铁佛寺名声自然是越来越响亮,香火也越来越旺盛。寺中僧人也逐渐变得越来越非同一般,甚至有了点藏龙卧虎的意思。不然的话,这铁佛寺也不会成为现在很多人瞩目的焦点了。

还好因为正处于百戏大会最热闹的时刻,这铁佛寺虽然香火依然鼎盛但至少不像平日那样人山人海。如果真像平日那样到处是香客和善男信女的话,有些事情还真不好进行呢!

该是晚上掌灯时分了,铁佛寺也告别了一天的喧嚣、进入了内务清理阶段。晚课过后,有身份的僧人念经的念经、打坐的打坐,进行着各自的修行。那些打杂的和辈分低一点的和尚则在准备睡觉,以应付第二天的各种忙碌。

换句话说,铁佛寺的诸位僧人已经该是进入梦乡了。

也正是到了这个时候,那些见不得光的、又或者有所图谋的家伙却开始粉墨登场、纷纷接近这个佛门圣地。

“大家注意自己的脚下,千万不要弄出什么大的响动来,我怎么感觉有点不是很正常!”

说这话是诸君都熟悉的一个角色,也就是那个一直表现出非常热心的真定常山在。

一行众人一连两天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这里。本来应该在不远处的一座客栈里投宿的,但一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各个客栈到处爆满,实在是一床难求不说,再加上架不住众人都有心事、尤其是沧州几俗外加长书黛实在对小要饭的过于担心,自然众口一词、非要立即赶来先探个究竟。

“我们对这里不太熟悉,大家小心一些是应该的!按说铁佛寺规模不算太大,这个点全部进入梦乡也属正常,难不成常山在师兄发现了什么异常?”

长书红虽然实际上成了这里领头的了,但有些事情还是不愿自己直接决定。再说,他也知道这铁佛寺肯定不哪么寻常,有此一问也就是有点肯定的意思。

“长小兄弟有所不知,这铁佛寺可是名声在外,一年四季香火鼎盛不说,适逢百戏大会,香客信众更是如云。大家应该看到了,我们来的路上那些客栈哪一家不是爆满,就连大街小巷又有多少人在那里借宿或者干脆就是随处找个地方过夜,为的就是天一亮到庙里上一炷香。同样道理,往常年份,这几天铁佛寺周围也有很多过夜的人自带铺盖等在寺外。而寺里的人为了备足第二天的斋饭和清扫白天一天的遗留物更是忙得不亦乐乎。现在你看,寺庙四周多么清净?连寺里的人也这么早就休息了,所以我才觉得有点反常。”

既然被问倒了,常山在也不客气,一五一十地将他的想法公之于众。

“常先生说什么?难道说这铁佛寺真的有埋伏?果真如此,哪小要饭的可就真的危险了!”

约定俗成宋二宝关心则乱,急不可耐地脱口而出。

“常先生说的虽然不无道理,但以我看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小的铁佛寺,即使他们想安排伏兵又能藏得住几个人?再说铁佛寺的和尚们也不是好惹的,即使在咱们沧州地界,铁佛寺内武僧的实力也是数得上号的,难不成真能有什么人把他们全都收拾了?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与埋伏的人是一起的、是狼狈为奸?所以我想大概他们确实都睡觉了吧,累了一天了,估计都撑不住了也不一定.。”

入乡随俗高太尔显然持不同意见,也可能他根本就没把所谓的埋伏当回事。

“你倒是说说,寺庙周围为何也哪么安静?难不成他们都跑到附近住店去了?普通乡民也得舍得花那些钱才是呀!”穿红衣服的小女孩长书黛也不甘寂寞开始插话。

“哪还不简单?要么是因为百戏大会召开、大家都跑去百戏大会的决赛现场看热闹了、来的香客本来就少,要么就有可能今年寺院不许大家呆在周围,所以都到附近村镇去了也不一定。”

超凡脱俗姬和庆也开始凑起了热闹。这一番牵强附会显然是在帮着他自己的兄弟说话。

“大家根本无需争论!想知道寺庙里到底有没有埋伏还不简单?大家捡几块砖头,用力仍进寺庙里去,如果能加上内力、用重手法扔进去更好,只要弄出点大动静,看看里面什么反应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约定俗成宋二宝可是军师的角色,再加上属于混迹于江湖下层的人物,这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和伎俩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错、不错,三哥的办法就是高明。我去捡几块砖头,咱们大家看我的手势,一起朝寺院里扔,扔得越远越好、弄出的声音越大越好!”

一听到有这种恶作剧的办法,俗里俗气秦景山自然是迫不及待地表示赞同,就差拍手大叫了。这小子更是勤快,不一会功夫还真找了四五块砖头。

“我就说常先生你是在大惊小怪吧!疑神疑鬼的也不嫌累得慌?这么大动静,就差撞钟了,那些和尚们都还睡得像死猪一样。看来真是白天累坏了,躺下都不想起来了。还埋伏别人呢?伏在被窝里做梦还差不多。”.

入乡随俗高太尔还真是好口才,一阵冷嘲热讽对着常山在不停地埋怨着。

“二哥何必如此说话?常先生的小心谨慎也是为了咱们大家好不是?要不咱们先派两个人摸进去打探一下?小心没大错的原理是永远不会过时的。”

也许是感到自己的兄弟高太尔的话有点过分了,约定俗成宋二宝好像突然变得谨慎起来一样劝解道。

“各位稍安勿躁,先观察一下再说不迟!我们一行十数人赶了好几天路才来到这里,也不急在这一时。何况该发生的事情估计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匆忙入寺、打扰众僧的修行绝非最好选项。想想看,连我们都知道这铁佛寺有情况,其他各方肯定也不比咱们知道得少,弄不好根本就是有人在这里张网以待、挖了个大坑在等人朝下跳呢。我倒是倾向于常山在师兄的说法,这铁佛寺实在透着蹊跷,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蹲在前面的长书红也再次开口说话,他的意见显然与常山在不谋而合,也许是天生的小心谨慎性格在起作用,也许实在不想君子立于危墙之下。要知道自己身后还有两个武功不怎么样的小女孩跟着,不小心也不行不是!

“长小兄弟总是这样一幅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子。如果真有甚埋伏,刚才那一顿折腾他们还能没有任何反应?我看你们都是多虑了!”

入乡随俗高太尔还是一幅信你才怪的样子。不过自从发生了在飞鸿山庄和百戏大会闭幕式上的一切后,这小子对这个叫长书红的少年可是打心眼里佩服,所以虽然有不同意见,但语气却非常善意,而且一口一个长小兄弟、长小兄弟叫的亲密的不行。哪有半点江湖粗汉的风格?

“俗二侠话说的虽然不无道理,但有些事情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也许得出的结论正好相反。如果照各位的说法,这铁佛寺也算是卧虎藏龙,虽然未必有什么真正的高手,但寺内应该确不乏寻常的练家子。这么关健的时刻,寺院总不能没有值更的吧?他们为什么对刚才的骚扰行动毫无反应呢?说睡着了显然有点牵强。就怕、就怕里面确实发生了什么变故,弄不好他们要么已经与埋伏者沆瀣一气,要么是早已经失去了自由、甚至连性命都已经不保。真是这样的话,一切就好理解了。里面之所以无动于衷,恰好是他们在等着鱼儿上钩、在和我们比耐心呢!”

长书红这一番话说出来,周围众人开始不停地点头称是。

“照长小兄弟你这么说,还真有这种可能。问题是什么人这样兴师动众和精于算计?他们的目标又是什么?难道是为了对付我们这几个人?不该呀,我们几个可都是临时碰到一起的,相互又不认识,最重要的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计划和目标,不是因为想救小要饭的根本就不会来到这里。他们想算计我们既无道理、也没必要呀!”

约定俗成送二宝又接过话头,又是一阵头头是道。

“还是那句话,他们的目标是谁不知道,这么兴师动众的动机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因为他们太过谨慎也才暴露了他们的行动痕迹。如果他们没有把寺庙周围的那些香客和信众赶走、如果他们对我们刚才的骚扰象征性地出来探查一番,我也许真会相信这里一切是正常的。但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因为我已经几乎百分之百地确认,常山在师兄的担心是千真万确的。这里就是一个陷阱,而且是一个极大的陷阱!”

长书红终于有了最终判断,开始斩钉截铁。

“二哥这么说也许有道理。但果真如此的话,哪小要饭是不是真很危险了?弄不好已经没命了是吗?”

这次说话的不是沧州七俗中人,而是那个一直对小要饭的有好感的长书黛小丫头了。这小丫头看起来果真是心眼不坏,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要饭的都能如此关怀备至,也算难能可贵。

“小妹妹这倒勿须过分担心!如果真想长公子说的,这里本来就是有人部署的陷阱的话,那个小要饭的虽然危险、但也未必已经丧命。因为既然是陷阱、既然他们要钓鱼,就得有鱼饵。而小要饭的就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鱼饵。你听说过鱼还没有吊到就把鱼饵吃了的事情吗?我敢断定,小要饭的不仅没有死,而且肯定就被藏在寺庙的某个角落里!”

这次是一身白裙的甄若兰在不甘人后。

“既然这样,我们就别磨叽了,赶快想法救人吧!我们来这里不就是救人的吗?要我说,管他什么埋伏,凭我们这帮人就这么直接冲进去、给他们来了突然袭击,稀里哗啦地干掉他们不就一了百、大功告成了?”

超凡脱俗姬和庆更没耐性,站起来摩拳擦掌就要冲锋。

“俗五侠不可鲁莽!我们现在虽在暗处,但对方更是精心准备、以逸待劳,最重要的是我们对他们几乎是一无所知,盲目攻击绝非的上策。现在我们最好一动不如一静,耐心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兵法有坐山观虎斗又称作壁上观不是吗?我们既然不敢肯定他们就是准备对付我们的,哪肯定还有别人也和我们一样在暗处观察着这里。现在就一个字:等!等到对方沉不住气漏出马脚、又或者等待第三、乃至第四方沉不住气来搅局或者打先锋时我们再相机行事。反正甄姑娘说过,小要饭的暂时不会有危险不是吗?而我们目的就是救人、也仅仅是救人而已!只要能救得了人就算是大功告成,如果能靠等实现这一目标,岂非乃不战而屈人之兵?”

长书红看来已经胸有成竹了。

“就这么等到啥时候呀?这也太窝囊了吧?”俗里俗气秦景山显然有点受不了了,就差大声叫唤了。

“大家要有耐心,更不能出声!我看不如这样,大家分成三组,轮流休息。我和两位小姐算第一组,常山在师兄和甄家的家丁算是第二组;几位俗大侠算是第三组。我们干脆给他来个三军轮流出动,看看谁能熬得过谁?”

长书红也不答复俗里俗气的牢骚,径自吩咐起来。

“不行、不行,我们得干第一组!等到后半夜人困马乏的,哪还有心思监视别人?”

入乡随俗高太尔不该是个挑肥拣瘦的角色,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站出来表示不同意见。

“就照你说的办!你们俗几位第一组,我们三个第三组!大家可以安心休息了,有俗几位站岗放哨,绝对会平安无事!”

长书红几乎料到这一切的样子毫不惊奇地答复了这一句,接着就盘腿坐到了长书黛和甄若兰的前面,闭目打起坐来,一切好像如此天经地义、水到渠成似的。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如何能做到这样波澜不惊,心平气和,真够让人不可思议的。

只是这沧州七俗的表现看来真有点太小家子气了,又或者那个叫长书红的早就算计到了事情可能根本就拖不到下半夜,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沧州几俗为大家打工,所以才有这么一次多此一举。当然了,大家也许不该这样多想,毕竟他们现在怎么也算是自己人,自己人之间如果连这点小事也相互斗心眼和算计的话,哪也就太不够意思了。大家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偶然、都是巧合。

“奇哉怪哉,猪拱白菜。奴喜萝卜,偶喜白菜。铁佛寺好大的架子?这么早就打烊睡觉了,这也有点太不像话了!百戏大会属于多么重要的时刻,其他公共场合通宵达旦尚嫌不够过瘾,你们倒好,这个时候关起门来躲清闲,是想给过路君子们添堵呢、还是想给沧州人脸上抹黑?还佛门圣地呢?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人看见吧?开门、开门,让咱们齐鲁八怪查看查看这里面有没有藏污纳垢、男盗女娼?”

一切果然如长书红他们预计的那样,就在沧州七俗这帮人在这里无计可施、只能无奈地在黑夜里等待的时刻,另一帮主角终于粉墨登场了。

听到这句经典似的开场白,过路诸君想来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这帮小子自然是秉称其一贯的风格,走到那里都像自己是老大一样,嚣张跋扈,极度张扬,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几个来到似的。甚至是在这种月黑风高夜、他们自己根本就是在从事见不得什么阳光的事情的时候,甚至是在所谓的佛门圣地、一切都因该小心谨慎、毕恭毕敬的场合,这几个货也不改初衷、我行我素。

怪头怪脑张霖这么大张旗鼓地报上名号也就罢了,古里古怪殷无五尺更是毫无顾忌的用他那把鬼头刀的刀把把寺庙的大门砸得咚咚直响。

“阿弥陀佛!这深更半夜的,本寺早已经闭门休息了,哪里来的施主竟然还如此迫不及待?有何吩咐还请施主天亮后再来,本寺一定洒扫庭除,竭诚欢迎!”

吱扭一声、寺门开启了一个小缝,一个精壮的中年和尚走了出来。和尚双手合十,不亢不卑地道出这番话来,好像压根就没有把齐鲁八怪这些凶神恶煞放到眼里似的。

只是,细心的人们也许会发现,这个和尚说话的口音很重,而且是让人不是很舒服的那种。

都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就是这样,任你部署得再天衣无缝,一旦遇到不按套路出牌的角色,马上就是一个手忙脚乱。

沧州七俗连同长书红他们折腾了半天,又是骚扰又是监视的,一点效果也没收到,人家就是稳坐钓鱼台、你不上钩人家就不收杆。现在齐鲁八怪这些凶神恶煞根本就反其道而行之,上来就是一顿昏招,看似毫无顾忌、误打误撞,却偏偏立即见到了成效、唤出了真神。天知道他们究竟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如果纯粹从效果上看,这种昏招可以说是出奇的高明,至少应该说是对症下药了。

“好你个秃驴!大爷们千辛万苦赶到你铁佛寺,不说让我们进去歇歇脚、喝杯茶,一上来就要把我们朝外赶,你们是怎么吃斋念佛的?你们的佛祖就是这样叫你们对待众生的吗?”

另外一个更横的主冲上前来,一把将那个青年和尚推开,接着一脚踢开大门,兄弟几人就这样大摇大摆鱼贯而入了!简直是顺利的一塌糊涂。

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既未发生争执和械斗,也未出现什么鸡飞狗跳。除了一间屋子点起了蜡烛并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整个铁佛寺就再次进入梦乡似的,归于宁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

看来这齐鲁八怪也真有办法!深更半夜硬闯庙门,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被当成上宾招待不说,还给安排了歇息住处,让人简直有点嫉妒!

势利这东西从来就是这样司空见惯、无处不在,甚至是佛门重地也不得不对势利这个东西弯腰屈膝。

“我就说你们谨慎过头了吧!看到了吗?什么埋伏?连齐鲁八怪都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寺院,我们却要在这里挨冻受饿。一帮大老爷们,磨磨唧唧地就知道在这里议论得失、瞻前顾后,大好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早知如此,我们也硬闯进去就是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找到了那个小要饭的了,哪怕是发现他不在这里也好!”

长书黛终于逮到机会,再次开始抱怨。

人们之所以鄙视那些喜欢坐而论道者,甚至极度讨厌那些空谈误国者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总是强调时机和条件,总是要韬光养晦,瞻前顾后,优柔寡断,诸不知如果连先开枪后瞄准的勇气都没有,也许永远都不会有成功的哪一天。

长书黛的不满虽然有些偏激,但从根源上看,他们这帮人如此拖沓和优柔寡断确实不堪与外人道。

“小妹你就不要趁机发牢骚了行吗?要知道,即使要进去,深更半夜的你们两个女孩子也不能进去的。问题是这几个货怎么现在才过来呀?如果按照常山在师兄的的介绍,他们早就应该来在这里才对呀!难道这铁佛寺的伏兵是另有其人。又或者他们早有安排,或者干脆就没有什么伏兵?”

然而,其胞兄长书红不仅毫不生气,反而对齐鲁八怪姗姗来迟不明所以。

“长小兄弟说的对,齐鲁八怪能这么进去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都怀疑他们本身就是一伙的。换成咱们说不定真被他们算计了也不一定。问题是,小妹妹说得也有道理,如果刚才我们冲进去也许还多点胜算,现在加上了齐鲁八怪,他们的实力更盛,凭我们这十几号人要想救出小要饭的就更难了!”

约定俗成宋二宝头脑还算灵光,也不失时机地劝解道。

“我倒有点不同看法。如果真像你们说的那样、那么劫走小要饭的另外一帮黑衣人又到哪里去了?难道他们真是与晋阳双煞唱双簧、做这一切就是为了演给齐鲁八怪看的?不会、绝对不会!晋阳双煞换不回无聊到这种程度。至于这几个货所以迟到,估计要么是因为与我有过一战,他们的老大妖魔鬼怪傅希元显然受了些伤,找了个地方疗伤也不一定;要么就是这几个货本来就是和晋阳双煞貌合神离、阳奉阴违,嘴上说马上赶往铁佛寺,实际上可能有意拖延,跑到瓦栏勾舍鬼混了一阵也不一定。甚至有可能返回来去监视晋阳双煞他们都有可能!”

常山在显然还是对自己的情报有信心的。这一疑问虽然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更多的是在据理力争。

“俗三侠你这就是多虑了!如果这铁佛寺早就张网以待,不论是谁布的局,对我们这十几号人物来说都具有压倒性优势,有没有齐鲁八怪的加入都丝毫改变不了这种实力对比;至于常山在师兄口中的唱双簧的推测,我感觉也不应该,就怕他们即使演戏也不是演给齐鲁八怪他们看的,如果是演给小要饭的看的又会怎么样?这小子会不会上当呢?坏了,他们的目的该不会真是密籍和密信吧?”

这句话马上就引起了长书红的兴趣,也让他有了另外一个思路。

“不行!咱们得赶快进去看看,别真让他们得手了才好!”

常山在也有点沉不住气了,站起来就要行动。

“等等!好像又有人赶来了,而且人数还不少呢!”

突然,这里功力最高的长书红摆摆手悄声地说道。

好一个山雨欲来的铁佛寺,这场热闹还真有点不嫌大的意思。

只是,直到现在一切还都是一团乱麻,扑簌迷离!

不仅小要饭的不知所终,连这帮来施救的人下场如何也在未定之天。

事情的发展何止仅仅是让人提心吊胆而已。

小说《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十七章 扑朔迷离 试读结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强人所难
  • 第三章 幸灾乐祸
  • 第六章齐鲁八怪
  • 第二章 改天换地
  • 第一章 一语成谶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古代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