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LOL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浮生三剑

更新时间:2019-08-21 11:20:51

浮生三剑 连载中

浮生三剑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君蓝允分类:武侠主角:玉灵步容

主人公叫玉灵步容的小说叫做《浮生三剑》,它的作者是君蓝允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方武者乱江山,三柄神剑定乾坤。剑血浮生难扭转,蜀王春恨终定局。怒风扫河道,暴雪卷狂刀。影人剑缥缈,胜者仰天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嘀嗒,嘀嗒。’岩洞中水滴声不断,有水在流动。那面刻有朱红色‘渡’字的石壁依旧在那里,步容的身体仍站在原地,他纹丝不动,漆黑无神的双眸还是那样的睁着,他能看清周围事物,却没有半点神识。

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有一个和尚的身影从步容来时的地方出现,在向步容走来,等他走到步容的身前时,才步容被看清模样。

眼前这位正是将步容带来此处的扫地和尚,不过此刻他的手中并无扫把,他在步容的身边绕了一圈,看了又看,最后又站回了步容的面前,他双手合十,对着步容的身体默默念了声,‘阿弥陀佛。’随后用戴着佛珠的那只手从步容头上轻轻拂过。

‘啊!’步容仿佛是从一场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噩梦中醒来,他先是一声大叫,接着又直愣愣地向后倒了下去,面前的扫地和尚只是微微一笑。

过了良久,步容才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头还是撕裂般地疼,他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和尚,不禁向后退了几步,下意识地运起真气将自己牢牢护住。

‘小兄弟,不用怕,老衲并无恶意。’那扫地和尚笑道,做安抚状,当真是形似弥勒神像佛。

‘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步容颤颤巍巍地问道,显然他的内心现在是极其害怕的,他怕自己又像之前那样‘死’过去。

‘这是少林寺后面的山洞,不是什么地方,你也没有死。’扫地和尚笑着回答步容道。

‘那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带我来这个地方?’步容又问道,这时他才将自己的真气散去。

‘老衲与这山洞相同,也是无名无姓,已活千年,只为守一有缘人,带你来这是想看你是否有与老衲有缘。’步容问一句,无名和尚答一句。

‘此话怎讲?’步容好奇,他向前朝无名和尚走了几步,忙问道。

‘小兄弟,你莫急。’无名和尚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步容进一步说话,可能也是一种客气,随后他指着石壁上的‘渡’字说道,‘老衲先跟你说说这字的来历。你应该听说过易筋经,它乃是少林鼻祖达摩所创,其修行条件虽然极其苛刻,但却一直以来是中土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内家心法,传闻修此神功之后身体可与天地贯通,能战绝中土武林!如今中土武林只有一人会这易筋经。然而,其实达摩老祖还创了一本条件更加苛刻的、近乎无人能习的神功。这条件,便是在这字上面。’

步容本是愚笨之人,无名和尚这么一说,心中更是疑惑反增,一时也不知道问什么好。

那无名和尚仿佛能看透步容的心思,缓缓地说道,‘那神功唤作无求渡,又称洗髓经,古往今来无人能练成,传闻练大成者可比天神,其威力可毁天灭地。这石壁上的字,乃是当年达摩老祖成佛西去时所留下的,而这字就是开启这神功的钥匙。’

步容还是摇了摇头,他不明白这‘渡’字除了摄人心魂之外还有何神奇之处,不过他却是惊讶得很,他没想到这世间有能比易筋经还要神奇的功法。

‘老衲想你来这之前定是看到了许多尸骸,他们都是古往今来求此神功的豪杰,最终都只剩下一堆白骨,’无名和尚说道,‘因为他们都没过得了这条件,代价就是付出生命。’

步容咋舌,他心想自己都没有听说过有这等神功,最后突然问道,‘这与我又有什么联系呢?你为何要带我前来?’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老衲带来的,他们在少林寺做客,老衲看他们都深种慧根,可惜最终都。’无名和尚无悲无喜地答道,显然这些人最终都陨落在此。

步容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不由大怒,‘难道这些人都是垂涎这神功吗?你竟将他们视若草芥!’

‘他们来少林,要么是求助于少林,要么是刁难于少林,求助的得此神功后定会自助,刁难的在这石壁前定难逃一死。’无名和尚并不理会步容的愤怒,然后又说道,‘修无求渡者,必须要满足无我、无他的条件,这字就是确认条件的考验。’

‘我不管什么条件,我也不在乎这是什么神功,它再强能强得过我剑阁的蜀山剑法吗?’步容再无心思听他说话,只要离开这岩洞之中。

‘哈哈哈,蜀山剑法?除了最后一式,其他都是鸡肋,而且无求渡是内家心法,与你的剑法并不冲突,二者配合反而是相得益彰。无求渡讲究道法自然反之动,只有在顺应人道、遵循自然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威力。’无名和尚说道,他抬头看着岩洞的上方,见那夕阳的红光只剩一抹,他的表情略有惆怅,随后又扭头对步容说道,‘阿弥陀佛,时辰已到。’说罢,他一挥手。

因为‘蜀山剑法’被骂而正在愤怒中的步容,凭空倒飞了起来,无名和尚向前迈了一步,伸出另外一只手高高抬起抵住了他的天灵盖!

‘啊!’步容大叫道,此刻他的身体仿佛并不是自己的,完全不为自己所控。

‘小兄弟,老衲期限已到,千年了,万幸让老衲在最后的日子里遇到了你这有缘人,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心怀天下之辈,奈何他们斗争心太强,在那渡字中生生耗死,独独你虽有斗争之心却无争抢天下之意!今日老衲便将这无求渡传授于你!有物混成天地生,道法自然反之动。雪涌自化转乾坤,虚怀若谷无崖岸。大成若缺盈若冲,万物归一气自化。’念罢,无名和尚浑身金光大作,佛文萦绕在石壁之上,佛音回响在岩洞之中,经久不息,如万佛超度!好不壮哉!

‘我不要你这老东西的功夫!’步容怒道,他感觉自己的骨头经络都在变得粉碎,却未有半分痛感,那混混的真气在向他扑来,霸占他的身体,然后渐渐地他昏迷在阵阵佛光中。

等步容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见那无名和尚再无刚才的光彩,生生是老了五六十岁,此刻的他就剩了皮包骨,身上的袈裟也脱落了下来,他那没了牙齿的嘴巴张开了,‘小兄弟,对不起,你且听老衲说,老衲自小被达摩老祖在梦中选中,在这岩洞里活了千年,就为守护这无求渡,少林寺中并无老衲的名号,也无人认识老衲。老衲为了早点完成自己的使命,将无数人带至此处,若是有缘便传他此功,若是无缘便将他的命强加在老衲的身上,直到遇到你,老衲才知道真正的有缘人来了。恕老衲自私,将自己的使命强加在你的身上,老衲,真的累了。等你将无求渡融会贯通之后,从此以后江湖武林,任你驰骋。’

步容哑口无言,他被这无名和尚所说的话震惊,却又无话可说,只是跪在那,死死地盯着无名和尚,他心想这无名和尚如此下场是自食其果,自己无奈接了这功夫,即使不愿也由不得自己,所以只得问道,‘难道得这无求渡,当真能在中土天下难逢敌手?’若真的是如此,他日后大仇得报,大夏难亡,何不美哉!

‘无求渡会慢慢地让你体会,孤独是什么滋味。直到有一天,你会明白,武功再高,也不如逍遥的好。’不知是无名和尚对步容说话,还是他自言自语,他的声音慢慢地消失在‘嘀嗒,嘀嗒’的水滴声中。

‘轰!’那面青色石壁顷刻间崩塌,前面露出整个夕阳的霞光,石块纷纷落下,要将这岩洞堵住!步容见状,来不及跟无名和尚与尸骸们告别,单单是鞠了一身躬,便一个跃步从正在散落的石块中冲了出去!可怜那无名和尚,说有多可笑,亦活得可悲,一生守候换来徒作嫁衣,千年时光苦坐洞中!

罗汉堂练兵场上,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一个挥掌,一个提剑,向那少林十八铜人冲去,慧勇和尚还在原地站着犹豫,不知如何是好,却听见前面传来慕容仙的骂声,‘臭秃驴,你要眼睁睁看着这铜人将我们杀了吗?’他听后恍然大悟,全身金光大涨,‘金钟罩’瞬间散布浑身,连袈裟被映得通黄。

‘嗵!’一声震颤之后,他们三人与那铜人们打在了一起,刀光纷飞,掌气冲天。罗汉堂练兵场的地面都被生生地掀开!

这十八位铜人虽无心智,但是他们却异常地灵活,行动统一,招式整齐,根本就是毫无破绽,如同武功出自一人之手,陆游原他们三人越战越难。数十招过后,他们已经都是伤痕累累,被完好无损的十八铜人死死地围住了,只听到外面的慧智住持大笑道,显然他已经连师弟慧勇和尚也不想放过了,‘哈哈哈,今日你们三个在劫难逃!谁人能破这少林十八铜人!’

‘阿弥陀佛,师兄,佛海无涯回头是岸,我佛慈悲,只要你肯回头,方丈定会从轻发落的。’慧勇和尚喊道,他的金钟罩都已经黯淡了,身上渐渐有了血丝。

‘荒唐!’慧智住持答道,面相上看他的杀心已定,‘你身为少林人,吃里扒外!你心里不清楚这十八铜人的威力吗?哈哈哈!’

陆游原也不想说话了,身后的八卦阵已经浮现了许久,只见他拍掌冲上去再打,即使他的双掌被十八铜人震得生疼。那些铜人就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般,被他的八卦掌击飞了还会爬起来再上,若是常人恐怕早就死过几回了。

‘秃驴,我这刀吹发即断、削铁如泥,怎么却砍不动这些铜人?’慕容仙一边出刀一边对着身旁正在苦战的慧勇和尚问道。

‘少林十八铜人是少林寺的至宝,神功盖世、刀枪不入,少林寺中所有人都是有各自的明确分工,而这十八铜人,只有住持才知道其中玄机,贫僧实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慧勇和尚回答道。

‘他们是铜身铁骨,刀枪不入,但是我刚才在缠斗中发现了蹊跷,’陆游原忙接话道,双掌却不曾停下,‘他们十八个人中一定有一个是活人!在他们中操纵这一切!’

‘此话怎讲?’慕容仙忙问道,她身上携带的樱花针都被射完了,万幸那黑夜樱花刀不是凡品,不然怕是早已刀刃卷了几回。

‘就是有一个铜人不是刀枪不入,杀了他其他铜人就失去领导了!’陆游原体力渐渐不知,却仍提高气力大声地说道,话音刚落,他就被其中一个铜人的扫荡腿踢中小腹,生生地飞出去几丈远。

慕容仙与慧勇和尚二人听到陆游原这么说,不由得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十八铜人中有一人处在他们的最核心区域,而且眼神之中放出光芒,与其他铜人当真不同。

‘在那。’慕容仙直指那名活铜人道,‘就杀他!’说罢三人只朝着他冲去。

可是,要说杀活铜人,哪有这么容易,其他铜人立刻蜂拥而上,也是冲上来阻击敌人的!陆游原他们三人当真不是对手。

这时候慧智住持已经坐原地调整好了内息,他缓缓地将自己的烂得不成样子的金袈裟穿好,然后使出‘金钟罩’朝着慕容仙杀了过来!

慕容仙现在正在专心应敌,她是三人之中功力最低的,且没有注意到慧智住持的身影,这慧智住持好不卑鄙,竟然偷袭女流之辈。他跃起空中,单手呈抓形,又是一招‘韦陀掌’从身后向慕容仙的头顶拍去!好不危险!

‘慕容姑娘!’等到陆游原发现之时,慧智住持已经要下掌了,他来不及赶去帮她挡这一掌,等到他这么喊后,慕容仙才猛然回头,她看到的是慧智住持那张奸笑的脸,而她的那张芙蓉脸上却被‘韦陀掌’的掌风刮得呼呼响,那掌与她的脸,仅仅丝毫之隔!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砰’的一声巨响,那慧智住持来不及收掌,一掌拍在了罗汉堂的练兵场上,那大理石的地面被拍得四分五裂,裂口足有数丈长,中间的掌印非常清晰,可见他的掌力有多强!

慧智住持感觉自己身前刮了一阵狂风,那是他熟悉的感觉,几十年来从未改变,显然他这必杀的一掌拍空了,那慕容仙在他与十八铜人的眼前却生生地被人带走了!

‘阿弥陀佛。慧智停手吧,老衲不想今日替佛祖清理门户。’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位老和尚,约七十多岁,脸色苍白,面容慈悲,也是一身金色袈裟,他不紧不慢地将手上提着的慕容仙放下,可是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却惊讶得不得了,原来这和尚跟慧智主持长相基本上一样,也留了浓厚的白胡长冉,若不是此时的慧智住持白胡子被血染红了,他们当真是分不清这二人!

慕容仙更是万幸自己在鬼门关被人拉了回来。

‘方丈!’只见底下的少林弟子们赶忙放下手中的木棍,纷纷喊道。

‘方丈师兄。’连慧勇和尚也兴奋地喊道,仿佛他们三人是有救了,此时他与陆游原二人已经被十八铜人死死地困住了,他们两人身上血迹斑斑,现在连施展武功的地步都没有了。

慧智住持看到眼前的慧信方丈,脸色瞬间大变,浑身微微颤抖,嘴里反复地嘀咕道,‘师兄。’

然而这十八铜人却不管什么方丈不方丈的,还是要将他们的敌人赶尽杀绝,只见他们十八个呈五五四四状围坐一圈,全部挥出双拳,共三十六拳,朝着被围住的陆游原与慧勇和尚二人轰来!他们那浑身金光在阳光的照射下刺眼得让人眼睛发胀。

‘完蛋!’陆游原绝望地大叫道,那慧勇和尚更是将自己最后的力量集聚成‘金钟罩’,然后死死地抱住陆游原,将他护住,试图舍身保陆游原一命!

‘施主莫怕!’这时候慧信方丈抬起一只手,朝着东南方的十八铜人中的其中一位,伸出一指,一道金光犹如霹雳弦惊!只朝着那铜人的后脑门射去,‘嗵!’

‘一阳指!’慕容仙见那道金光爆射,突然惊讶地大叫道,她见多识广,曾在书中看到过如此神功,堪称与‘易筋经’齐名的少林绝学,她第一次见有人使出来!那铜人脑门刹那间被洞穿!一串鲜血似浪花般涌了出来,他应声倒下!其他的十七位顿时群龙失首,他们挥出去的拳头都在空中停止了,然后都突然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啊’的大叫声在练兵场上此起彼伏,不一会,他们全身裂开,身上不断脱落出尘土,最后散落在罗汉堂的地面之上,一阵风吹过,那尘土消失便在尘世中,只剩倒在地上的那一具铜人的尸体,脑浆与鲜血流落一地,他便是少林十八铜人中的活人。

陆游原与慧勇和尚二人得救了,慧勇和尚赶忙将陆游原放开。

‘阿弥陀佛。可惜了这守护少林上千年的十八铜人将永远成为历史。’慧信方丈双手合十,对着空中消失的尘土深深地鞠了一躬,少林弟子们也都对着这些先辈们低下了头。

‘慧智!你竟将守卫少林千年的这些佛门前辈们召出来杀害同门师弟与武林同道!你当真以为老衲是死人吗?’慧信方丈这时才转过头对远处的慧智主持呵斥道,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隔得虽远,却是心有灵犀地面面相觑,心中都在想这两个和尚为何长得一模一样。

‘哼,他们杀了慧聪,我只是替他报仇!’慧智住持倒也不惧,嘴硬想为自己辩解,他大声地回了慧信方丈一句,‘他们两个人在罗汉堂上当面毒杀慧聪!’

‘当真以为老衲是糊涂了!老衲闭关的这数月里,你与慧聪将少林至宝易筋经从少林偷到那蓬莱岛上,以为老衲不知道吗?现在反过来栽赃陷害?’慧信方丈一步一步朝着慧智住持走去,当着少林弟子与陆游原等人的面说道,‘我少林寺与那无极门千年来从未有瓜葛,老衲不管你与余川门主背地里有什么交易,但是滥杀无辜就是违背了少林寺的杀戒。’

慧智住持见他步步紧逼,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然地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突然他指着面前的慧信方丈大声怒吼,反驳道,‘这几十年来,少林寺一直是你说了算,有我半点说话的权利吗?若不是你当年讨好步渊亭,现在坐在方丈位子上的便是我!是我!师傅将易筋经留给了你,我却只有那些烂泥巴做的死人!若不是我无意中发现易筋经的秘密,可能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

‘混账!师傅当年发现你心术不正,争强好胜之心太盛,习武之路上走邪门歪道,所以才将少林寺与易筋经交由老衲掌管,否则恐怕少林早就毁在了你的手上!’

‘呵,是吗?那老东西若有半点看重我,又怎会有今日?我会像你一样迂腐,整日躲在这嵩山之上!当今乱世,我少林乃江湖第一大派,当是与无极门联手称霸武林的最佳时机!’

‘阿弥陀佛,多说无益,今日老衲便将你打进那少林寺的斋堂中反省!’慧信方丈摇了摇头,然后叹气道,一想到他与慧智在这少林寺争了几十年,他那张老脸上充满了哀伤。

‘哈哈哈,慧信方丈,别来无恙!’忽然从罗汉堂的门口传来了一声惊雷般的声音,那惊雷,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甚是记忆犹新,罗汉堂练兵场上的众人听声转过头去,那是一位绿袍的老者,他的双手背在身后,从半空中飘然而下,虽说飘然,可是那超越凡人的速度却让他的身影在空气中重叠,依旧是声未到人,人已到堂!

陆游原清晰可见的是,那张脸冷峻,那双眼毒辣,不过这次他的身后多了一把剑,正是他的无极剑!

‘余川!’慕容仙大惊道,随后面色变得沉重,她昨夜明明见他已从戒律堂下了后山,不曾想今日他又回来了。

‘两位小儿,数日不见,甚是想念。’余川一瞬间站在他们二人的面前笑道,又一瞬间立在了慧信方丈的身前,又说道,‘恭喜方丈练成那传说中的一阳指。’

‘阿弥陀佛。’慧信方丈单单是念了一声佛号,未理会他所说。

那慧智住持见到余川来了,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趁慧信方丈与余川二人对峙之时,朝着身后没有防备的少林弟子们扔出一枚黑色的火石,然后提起全身功力,如丧家之犬拔腿就跑,瞬间就到了那罗汉堂的门口,大叫道,‘余门主,我们蓬莱岛见!’

那爆炸的火石瞬间让少林弟子们烧伤无数,哀嚎满天!

‘可恶!’慧勇和尚怒道,然后忙去帮忙救人,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见状,不知如何是好。

慧信方丈见慧智住持逃跑,欲起身追上去,那余川伸出一只手,挡在了他的身前,两人仅隔一丈,余川冷冷地说道,‘方丈未免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显然,他今日是要誓保慧智住持!

慧信方丈脸上不威自怒,身上佛光大照,余川未免欺人太甚,胆敢单枪匹马来少林寺,太不把他放在眼里!看来这一战不可避免了。慧信方丈与余川二人都是当今中土武林的佼佼者,老一辈中的高手,数十年来从未一战,当年若不是步渊亭率虎贲军在嵩山之下挡住了无极门的骑兵厉马,可能少林寺早消失在中土武林中了,由此看来两方宿命也是甚深的。

‘这么多年来,你将易筋经中的惊天秘密藏得这么深,若不是你师弟,老夫当真不知道。’余川缓缓地说道,他比慧信方丈岁数小近二十岁,还自称‘老夫’,可见其极其轻蔑!

慧信方丈也不说话,单单‘哼’了一声,然后便抬起一手,从金袈裟中挥出一臂朝着余川打去,余川见状举手挡在体侧就是反打,两人斗了起来!

‘嗵嗵嗵’,瞬息万变间,他们二人已经赤手空拳的过招数十下,慧信方丈的‘降龙伏虎拳’已经打完了一整套,佛光照射着整个罗汉堂,余川这边也是早早地用上了双手,那双手犹如两把开锋利剑,手中无剑心中无极剑!他此刻已经是万分用心,早已不是前些天与步容对阵时那样的‘小打小闹’了,佛光与人形剑气纷飞,金光与紫光交相辉映,看似光彩照人其中处处是杀机,练兵场上掀起了强大的气场!那剑气四射,场上的不少的少林弟子来不及躲避,被生生洞穿!慧勇和尚刚救完火便忙着疏散他的弟子们,不想他们成了炮灰。

慧信方丈与余川二人又过了数十招,加起来百招已过,仍不分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虽各有损伤却谁也没受到什么致命的重创,不过罗汉堂练兵场上被轰得坑坑洼洼,随后他们仿佛是彼此看透般,从近身中各自抽出身来,一人分站场上一边,‘慧信方丈不愧是当今武学泰斗,果然是个强力的对手。’余川冷冷地开口说道,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杀心,他的绿袍此刻已经褶皱了,说罢便见他藏在绿袍中的右手一伸,那背后的无极剑‘嘶’的剑交金般地一声出鞘,一瞬间那空气仿佛被撕裂,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上,御剑只在瞬间,无极剑法却在心间!

慧信方丈这边也是先作了个合十,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他的金袈裟掉了不少金光,‘阿弥陀佛。’然后他放下了左手,右手握住四指,单留了那食指一根,只见那指上金光缭绕,隐隐有佛音,当真是气势非凡,传说‘内家易经外家指,少林双宝江湖始’!

陆游原在场上见此气势,不由得捏了捏出了汗的手心,他现在才感觉到这二人的大战刚刚开始,他看得热血澎湃,眼前这两个交战之人,是当今中土武林最强的一类人,强大到匪夷所思,自己与他们想比,当真是差了太多!

慕容仙的芙蓉脸上阴晴不定,让人看不懂心中所想,所幸陆游原并未发现,不然定是心中对她起疑。

此刻的空气仿佛凝滞如冰,‘砰’!刹那间,冰被砸碎了!寒光铁剑惊游龙,金色一指穿苍穹!

小说《浮生三剑》 第十三章 步容一念无求渡,慧信一指废铜人 试读结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青衣无极黑夜仙,赤朱流苏救神仙
  • 第八章 黄冢御龙惊现世,女皇怒斥刘太师
  • 第五章 女皇欲掌天下令,步容游原江湖约
  • 第二章 初下蜀山遇官贼,做客沙溪逢知己
  • 第三章 王爷郡主皆遇害,将军太师初登场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